嘴巴最爱争强好胜的孩子,究竟发生什幺事?

还记得,曾和一位被转介到我这儿来的孩子谈话。这孩子很特别,会谈不到几分钟,他便开始上下打量我:

「老师,你穿的鞋子是什幺牌子的?」

「你看到了,是N牌的。」

「我也有好几双N牌的鞋子,还有明星球员限定款。」

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「老师,你开什幺车过来?」

「我骑机车。」

「什幺?你怎幺不开车?我妈说,等我18岁时,要帮我买一部B牌的车子。」

看得出来,这孩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。我心里不是滋味:「难怪,他会被转介过来谈话。」导师告诉我,这孩子在班上的人缘不好,同学一开始只是不喜欢与他来往,到后来便群起嬉闹,用言语揶揄或攻击他。

他常会在与同学的言谈间,设法显示自己比别人厉害的地方,或者在嘴上佔人便宜,有时候是炫耀自己的好,有时候则是攻击别人的不足。虽然还不到言语辱骂的程度,但总让身旁的人感觉到不舒服,敬而远之。

他真的这幺有本事吗?其实也没有。很快就被同学看破,只是爱吹牛、好面子又不服输,最后成了被大家奚落的对象。

这样的孩子通常是自我价值感低落,亟需要被看见与被肯定,因为害怕被瞧不起,所以拼命显示自己优越的一面。但当他试图展现自己不符现实的丰功伟业时,却引来更多的不满,最后大家乾脆把他讲的话当耳边风,甚至无视他的存在。这反而让他必须透过更极端的方式来证明自己──要不是酸言冷语,不然就是不留情面地直揭他人疮疤。

「老师,你为什幺要当老师?」这孩子问我。

「因为,我喜欢帮助他人解决困难……」我回答。

「当老师很好吗?一个月赚多少钱?」

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他便接着说:

「你怎幺不去当教授,或是医生?我以后一定不会当老师!」

「那幺,以后你想做什幺?」我问。

「我要当总裁。」这孩子神气地说。

儘管感到不舒服,但我仍尽量保持稳定,平静地接招。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忽略他所说的,他只会用更激烈的方式要抓住我的目光,直到我受不了进而抓狂;如果我不满地指责或纠正他,只是在複製他生活中人际关係的互动模式,对他并没有帮助。但若我过度认同他或讚美他所说的,似乎又会增强他总是「言词争胜」的行为。

因此,我需要让他一方面感受到被肯定,强化自我价值感,同时知道,可以不用透过处处争赢别人的方式来获得别人尊敬的眼光。

有一次会谈时,他带了罐饮料进来。我告诉他,会谈室里不可以喝饮料。他连忙说:「不是我要喝的,是要请你的。」

或许,他是想透过这个举动显示他的出手阔绰。我笑了笑说,谢谢你的好意。我问:「是什幺让你想带瓶饮料给我呢?」

「你每天要讲不少话吧?我想应该很口渴,所以请你喝。你不用跟我客气啦!」

「哇!你很体贴呢!会注意到别人的需要。」我停顿了一下,见他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。我接着问:「平常,你也会这样注意到别人的需要,甚至出手帮助别人吗?」

「有呀!」他滔滔不绝地说起他那些如童子军般日行一善的功绩。我知道他一定会说有,而且迫不及待地秀出一件件「丰功伟业」,不论是否真实。我接着问:「那幺,当你这幺体贴,主动帮忙时,别人有什幺反应?」

「他们都很开心呀!」

「嗯!所以,你有能力让别人感到开心呢。」

听到我的称讚,他笑得眼睛瞇了起来。接着,我用低沈的语调,放慢速度,加重语气,一字一字地说:「我觉得,能够为别人带来开心的人,是相当值得敬佩的哟。」

放慢语速,是为了让话语更有力量,更加深植人心。

「就像你,今天能够想到我的需要,顺道带罐饮料给我,让我感到很温暖。谢谢你。」我正在透过这次机会,设法强化他人际互动时的合宜行为。

往后,我在与他每一次的会谈中,都会设法去观察与找到一些他在人际互动中,展现对他人体贴、关怀或主动协助的一面,设法肯定一番,同时直接表达我内心的感觉:「我很喜欢你这幺做。」

这句话对他而言相当重要,他必须透过与人互动的真实体验,去观察与体会到,自己的哪些言行能受到他人欢迎与喜爱。他人所表达的情感回馈,将会让他学习到更多人际互动中的合宜行为。


嘴里好争胜虽然在人际关係里通常不受欢迎,但背后却有着想被关注、被肯定,甚至被重视的需求──这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。

对于好面子、爱争胜的孩子,我不太需要去指正他们做了哪些不好的事情──点到为止就好,否则,他们会为了保有自己的颜面,否认到底,最后肯定谈不下去。他们或许也知道这样做会带来反效果,但过去偶然的有效经验,或者从成长环境中重要他人身上学习而来的替代经验,都会限缩了他们在人际关係中的行为选择──只剩下「争赢他人」这个选项。

人际关係的问题,得要回到人际关係中去解决。而大人与孩子建立起稳定的关係,正在为孩子营造出另一个人际互动的场域,在安全且不受批判的氛围下,重新感受与学习人际间的相处之道。

过一阵子,某个中午时分,我在校园里,偶然见到这孩子与几位同学一起抬餐盒,有说有笑,看来相处不错。

改变,真的没有那幺容易;但我知道,这孩子正在努力进步中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